医院新闻

鸢都的美丽———肾脏病尿毒症“中医全息根治疗法”创始人、中国中医讲学院郭宝叶院长的最新成就

2013-10-24 14:12:00 | 发表评论(4)| 我要咨询


      潍坊,坐落在山东半岛咽喉地带,因为有着悠久制作和放飞风筝的历史,被誉为世界风筝之都。她的美丽,正与勤劳善良的潍坊人有着密切的关系。山东潍坊肾脏病尿毒症研究所所长、东方肾脏病医院院长郭宝叶院长,就是其中一位为鸢都增添美丽的人。

    
    肾病,被世界公认的顽症,目前除用常规的激素、环磷酰胺、雷公藤、保肾康和口服中药外,其它也无更好的办法,晚期患者更是只有依靠肾移植或透析来保全生命。有许多患者极其家属和部分医务工作者,对肾脏病尿毒症的患病特点知之甚少,患者早期往往因贫血或恶心呕吐、消化道不好、高血压或视力模糊下降而就诊,因此容易误诊、误治,病人也因感觉轻微无痛苦,让人不知不觉上当丧了命,因此被称为温柔杀手
    


    


     难道它就没有办法攻克了吗?
    


    


      A

    
    1976年,中国经历了大灾大难,郭宝叶的家庭也蒙上了阴影———曾干过多年医疗工作的姨妈被儿子的尿毒症晚期诊断书惊呆了,几乎晕过去……她深知这病的严重性。在70年代,当地医院落后,没有透析设备,只能靠输血、输液、中药来维持生命,即使这样,医药费也负担不起。郭宝叶为了表弟多次献出自己的鲜血,并日夜守候在病床前。在病房,他看到了许多肾病、尿毒症患者,有的浮肿,尿不出尿,有的骨瘦如柴,有的面色枯黄,有的呕吐不能吃饭,有的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家属更是躲在一边偷偷流泪。

    
    表弟终于走了,带着痛苦,带着遗憾,带着他的梦走了。

    
    昔日一起嬉戏玩耍的伙伴走了,郭宝叶没有流一滴泪,他把眼泪咽了下去,涌出的却是求医的强烈渴望。

    
    当高考制度一恢复,郭宝叶就抓紧时间复习。他终于如愿选择了中医专业,并专研肾脏病。表弟的死亡,姨妈的悲伤,母亲的长唏像鞭子一样抽打着郭宝叶。他翻阅资料,寻访名师,几乎没有休息天,没有节假日,他像勤劳的蜜蜂一样吮吸着。几年的读书时间使郭宝叶开宽了眼界,结识了名医,积累了大量的有关肾脏病尿毒症的翔实资料,为郭宝叶成为肾脏病尿毒症的专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好花要有好农扶,好兵要靠好将带。大学毕业的郭宝叶分配在潍坊第一中心医院,碰到了好伯乐———当时任中心医院院长的刘诸斌。郭宝叶的好学心强,上进心足,对病人热情,治疗态度严谨,被刘院长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在工作中大胆使用郭宝叶,为郭宝叶研究治疗肾脏病尿毒症立下了汗马功劳。

    
    然而,老天有时也捉弄有志之人,也许是处于对有志者的袒护,让他们留下串串清晰的脚印的偏心,使郭医师在给许多肾脏病尿毒症患者的医治中都不自满。因为郭宝叶发现有很多肾病患者对常规治疗效果不确切,容易复发,特别会带来严重的毒副作用。有的恶心呕吐、脱发,有的肥胖、满月脸、多毛,还有的股骨头坏死、肾病没治好变成了残废;有的肝脏损害,还有的反复用利尿剂,导致尿量更少;有的透析成瘾,有的血压不能控制或降而复升,还有的尿蛋白反复出现。常规疗法所用的西药,也多是书本上的,如:激素环磷酰胺、雷公藤、洋生丁、青霉素、保肾康和一些降低毒素的成药。中药也只是常规的辩证处方……正当他为自己找不到满意药方而苦恼时,一个偶然的机遇给了他。

    
    1981年的一个下午,郭宝叶巡视完病房,重新翻阅他已不知翻阅了多少遍的医学经典———《黄帝内经》。突然听到了院领导带有惊喜的喊声:宝叶,宝叶,接着便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郭宝叶如丈二和尚般地站了起来,因为他也被一向稳重的院领导的此般情态搞晕了。然而院领导却不去理会此时郭大夫的疑窘之态,只是从身后的一个青年男子掖下抽出一件东西并抖落开来。这时,郭大夫才看清院领导抖落的是缎面黄字锦旗。

    
    原来,潍城区韩家村韩朝亮因长期患肾病综合征久治不愈,这次又得了腹泻,求医于郭大夫,郭大夫按中医望闻问切四诊,根据中医原理,做了详尽的病因分析,然后慎重地为其抓了药。没想到,韩朝亮的腹泻止住了,顽固性的尿内泡沫(蛋白)一下子消失了,浮肿也消失了,一化验方知多年的尿蛋白没有了。又到几所权威性医院复查时,其肾脏已与正常人无任何差别,复查医生甚至怀疑是否患过肾脏病。又经过了一段较长时间的观察和劳动锻炼,也无任何不良表现。于是,他便激动地求人做了这面锦旗,给郭大夫送上门来原本是治腹泻,结果把多年的肾病赶跑了。

    
    待送走韩朝亮以后,郭宝叶小心而谨慎地将锦旗挂到了雪白的墙上。他抑制住激动狂跳的心情,找出韩朝亮的病历记录和药剂方单进行分析、研究,并逐味药进行了性味、归经、药性、药效,以及大量的动物药理、毒理实验,寻找治愈肾病的成分,同时还按君臣佐使将药物分别配伍、用药后所发生反应,对其所产生的新的成分又进行了检验,从中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所开专治腹泻的几味药物虽然是针对腹泻所用,但实际上它经组方后所产生新的成分,恰恰是能治肾的专药。常规辩证所采用的中药却治不好肾病,其主要原因是按中医理论上是辩证准确的,但实际上是不正确的。从表面上看,是能治疗腹泻的常用中药,但经过研究,发现生成新成分后,却能调节全身免疫,清除肾内淤积(免疫复活物等破坏性物质),修复基底膜,改变肾结构,恢复肾功能,其动物模型、动物实验、大量临床已证实。因此,用一般中医处方就治不了肾病,正所谓药不治病,是不对症也。祖国医学博大精深,奥妙无穷,是一个伟大宝库的原因,就在于此。从此,郭宝叶找到了肾病尿毒症治疗的金钥匙。并开始从药物种植、采集、加工、调配、炮制于一体的全息化研究工作。

    
    医治韩朝亮的偶然成功,给郭宝叶带来巨大的信心。在这之后,他又孜孜不倦地翻阅了《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本草纲目》等中医古典巨著。郭宝叶的药物配伍制剂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欣喜之余,他在日记中写道:治疗肾病和尿毒症中药的培植、采收、加工、炮制至关重要。中药的辩证使用必须彻底打破常规,完全解除传统的束缚,在临床上才会有突破,有创新。由于中药配剂较为复杂,其治病效果却主要决定其药物的配伍。中药的医疗作用是基于配伍药物中所含药物的有效成分,而有效成分之所以能显示出疗效,除了有效成分的药理作用外,主要取决于有效成分在病患者体内的生理活性和效量。

    
    一次次的药物筛选,一次次的中药配伍组合实验,一次次的临床治疗成败,一次次地核查定量于重新组配,他终于研制出了对肾脏病尿毒症有独特效果的全息中药制剂。

    
    为了加快药物对病症的作用,郭宝叶在反复实践中,创造性地做起了肾区外用药的大胆尝试。果然效果明显加快,又经过几年的不断探索,他终于发现了治愈肾脏破坏的是最佳效果途径———肾区中药离子导入。随之他又在中医学的整体概念和辩证论治思想指导下,利用现代国内外高科技医疗检测诊断手段,综合新兴的全息科学、电子学、离子学,一改原有的传统常规治疗思维定势,提出了中医根治肾脏病尿毒症的新办法中医全息根治疗法。并为此研制出了全息肾病中药煎剂、全息肾病效囊1号、2号、3号、4号、全息肾病药粉和高科技成果中医全息肾病治疗仪器。

    
    B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郭宝叶院长经过20多年的探索、研究,得出一套独特的理论。对尿毒症,他提出了各种透析对于尿毒症病人的应用价值。他认为,结肠透析、腹膜透析、药物透析、血液透析其原理都是相同的,均是使毒素从不同的途径排除体外,暂时代替肾脏排毒以缓解临床症状。但它完全不能治肾,对肾功能的恢复无任何帮助。相反,长期透析会加重肾脏萎缩,导致肾脏的废止而不治。因此有好多病人害怕透析,不愿意透析———认为一旦施行透析即终生摆脱不了。于是就到处求医,勉强维持。潍坊肾脏病尿毒症研究所的经验是:如果病情发展到严重程度,为了挽救生命,给全息治疗创造时间(同时也为治愈后不遗留心肺疾患),可暂时施行血液透析,使毒素下降、病情暂时缓解,以保生命,但必须同时采取中医全息疗法以治肾。正所谓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标本同治。但郭宝叶院长提醒说,千万不能按透析常规进行长期定时透析,否则透析次数(指各类透析)越多,尿量会越少,越透析肾脏越萎缩,肾功能就会越难恢复。特别是病情不太严重健存肾单位还较多,当时虽然血肌酐、尿素氮较高,但尿量不少的患者一旦透析全身情况会迅速暂时性好转。应抓机会,用特效的全息根治疗法,效果最明显。但如果单纯连续透析,定时常规透析将会导致尿量减少加重肾萎缩,就会错过治愈机会。这种常规透析还有另一个致命的危害,就是往往按医院透析排班,定死时间却不是按病人的病情灵活透析,使本来经治疗尚能恢复的病人,经过反复多次透析,使肾脏彻底废止,最终把病人送上了终生不能摆脱透析的道路。采取中医全息根治疗法,同时对初透病人早期施行几次血液透析,不但会收到显著疗效,还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奇迹。郭院长认为,对病情尚不构成危及生命时,暂时不要透析,拟采取全息根治法。对于已经进行常规透析的病人,一定要迅速采取中医全息根治疗法以恢复肾功能,并逐渐摆脱透析。
    


    


     对肾移植,郭院长的见解也非同一般:
    


    


     正确的肾移植是肾脏完全毁坏,原则上不能再治疗的患者所赖以生存的最后措施。但实际上目前成功率不令人满意,其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合适的肾源不足。组织排斥难以解决。从而导致移植肾排斥失败或耐用性很短。目前,郭院长和同仁们正在研究对肾脏完全失去功能,不能再进行治疗的病人,采用中医全息肾移植,这可解决排斥问题。那么将会给肾移植管着带来的新的光明。
    


    


     对于肾移植失败又出现移植肾尿毒症,采用中医全息根治疗法,同样会收到效果,可使移植肾重新工作。
    


    


     他们治疗大量的移植申尿毒症,经过询问病史以及和对本身原来肾脏的检查(注:移植肾后,原肾仍存在)发现当初病人肾脏的大小,活检存在肾单位、功能等,有不少是很有希望治愈的,由于缺乏根治手段,结果被动盲目地做了肾移植,对于这样的病人十分惋惜。在此,郭先生奉劝将要接受肾移植手术的患者,最好确定肾脏是否完全不能治了,否则将会带来终生遗憾,他们的全息诊断,全息治疗,将会满足您上述要求。当然肾脏病、尿毒症患者能否治疗,关键在于肾脏破坏的程度。因此,治病时机至关重要,一旦错过将引起严重后果。

    
    C

    
    理论来自于实践,又高于实践。中医全息根治疗法的内涵包括:根据全息科学人体各组织器官所发出的全部生理病理信息和药物作用信息,选用秘方中作用奇特的具有极强生物免疫活性的中药,经过全息处理制成全息中药系列制剂,采用高科技成果全息仪器进行全息肾区离子导入,配合全息用药,激活人体免疫系统,重新调节人体免疫功能,彻底改变内环境,使机体本身产生巨大的超自我修复能力,加速其新陈代谢与修复,祛瘀生心改变肾脏结构,清除肾脏内破坏性物质(免疫复合物和代谢产物),从而使已破坏的肾单位从根本上得以康复(但已完全毁坏的肾单位不能再生)。使萎缩的肾脏明显增长。能从根本上消灭尿蛋白、红细胞(潜血)管型,使囊肿缩小或消失,肾功能恢复,尿量增多,以此达到康复。中医全息根治疗法的治疗用药和基本内容为:全息(肾病)中药煎剂、全息(肾病)胶囊、全息(肾病)药粉外用、全息仪器、全息离子空气吸入、全息饮食、全息管理、全息内功心法调养、全息肾区离子导入、全息药褥子。

    
    从郭院长20多年的临床经验看,中医全息根治疗法的应用范围比较广泛,它包括:

    
    各类肾炎,如急慢性肾小球肾炎(IgA肾病)、肾盂肾炎、肾小球肾病、紫癜性肾炎、狼疮性肾炎、糖尿病肾病、系膜增生性肾炎、增殖性肾炎(膜性肾病)、痛风肾,廖晓独特,根治率高,对其消除的蛋白尿、浮肿、红细胞(潜血)尿、管型更是不易复发。

    
    对于肾病综合症,以往曾用激素或环磷酰胺、雷公藤、保肾康等中西药治疗,效果不好,因减药停药的情况下反复,并出现严重的毒、副作用,更容易出现严重的并发症,如胸水、腹水、心衰、高血压、高度浮肿、无尿。采用全息疗法,会迅速出现疗效而且不易复发,能从根本上消失尿蛋白。
    


    


     肾病综合症与长期劳累、精神紧张、思虑过度、情绪不好、感冒受凉而导致免疫功能失调,又遇外感而发病有很大的关系。其治疗原理主要是调节全身免疫功能,并使其不再继续产生免疫复合物,同时肾区中药离子可在全息仪器的作用下,能直接导入肾脏,清楚肾单位内的免疫复合物(因这些物质破坏基底膜,导致蛋白尿、血尿并引起肾功能损害)修复基底膜,从而使尿蛋白自然消失、使红细胞、管型等恢复正常,不再复发。

    
        多囊肾的治疗。   多囊肾(有的同时伴有多囊肝、结石、积水等)属先天遗传性疾病,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囊肿逐渐长大,早期无症状,有的在体检时被发现,有的是因囊肿长大到一定程度发生压迫症状,出现高血压、肾功能不全、血尿、腰痛(胀)而查出。多囊肾的治疗,常规中西药口服的效果均不理想,因药物经消化道吸收、代谢,等到达肾脏内部的药物成份微乎其微,达不到消除囊肿的目的。待囊肿长大到严重程度时,西医也只能暂时采取手术(去顶减压或穿刺抽液、或注入硬化剂)缓解症状,然而不久其它囊肿会长得更快、更大,最终大多数多囊肾患者都要转换成尿毒症而造成痛苦的结局。中医全息根治疗法,内服调节免疫,使囊肿不再生长,特别是专治囊肿的全息中药成分,在肾区经全息仪器直接将高浓度中药离子导入肾脏囊肿内,促使其囊肿迅速缩小或消失,从而可保住肾功能,对肾囊肿也具有同样疗效。并同时可将结石融化,积水排出。对已经因多囊肾导致的肾功能不全(氮质血症期和尿毒症期或已经透析)的患者,治愈的希望很大。
    


    


     肾性高血压或高血压性肾脏病、肾小球硬化、肾动脉硬化、肾素分泌异常的患者,;利用中医全息根治疗法能从根本上改变其血运、硬化、分泌失常、祛瘀生新、血压恢复正常,从而避免长期依赖大量降血压药维持。

    
    功能不全(氮质血症、尿毒症)的治疗,可改善肾功能,使肾脏本身从新工作,增加其泌尿排毒功能(气化功能),从而使尿素氮(BUN)、血肌酐(Cr)、尿酸(浊毒)等下降而不再复发。随着全息中药栗子的不断渗透,伴随着肾脏的不断好转,血色素会明显上升,贫血情况逐渐改善,血压逐渐平稳,不再恶心或呕吐,饮食明显好转,尿量逐渐增多,尿色逐渐增浓,尿味增大。中医全息根治疗法的治疗原理与常规服用专门排泄尿素氮、肌酐等毒素的药品治疗原理完全不同,这类药主要是从肠道排泄毒素,多使人腹泻或灌肠,不能从本质上治肾,也即变相透析,暂时缓解让病人误认为病情好转或得到了控制,但实质上是延误了病人根治的机会,最后走上血液透析或肾移植的道路,甚是可惜。
    


    


     对于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的治疗。采用中医全息根治疗法,有的患者23天即可出现效果,治疗10天左右,即可明显见效,具体可表现为恶心、呕吐减轻,体力增强,血色素上升,尿素氮(BUN)肌酐(Cr)下降,口中氨味减轻或小时,尿量逐渐增多,色增浓、味增大,肾内有药物作用的感觉。身体特别舒适,如同正常人而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欲进行锻炼(注:医嘱不允许私自锻炼)。透析病人经治疗后,逐渐减少或拜托透析而重新工作。一般病人治疗13个疗程即可见效。
    


    


     对于已经长期无尿,依靠透析而不敢多饮水、口服汤不宜多的病人采用肾区中药全息离子导入,最为适宜。同时对于纠正尿毒症病人出现的心衰、肺水肿、心包积液、高血钾、高尿酸、低钙、高血压、胸腹积水、纠正缺氧和贫血,改善出血倾向均有显著的效果。对于已经进行腹膜透析的病人经过治疗可减少腹透次数,有的可逐步拜托腹透。

    
    D
    


    


     郭宝叶院长对目前肾脏病、尿毒症治疗的形势分析。对于肾脏病、尿毒症的治疗,目前,国际上尚无根治措施,大部分是治标,一般多采用西药、激素、环磷酰胺、雷公藤、盐酸氨芥、保肾康、泮生丁、肾必氨基酸、反复输液和常规普通中药及部分成药,这些仅能治标不能治本,反而带来了严重的毒副作用和易复发,并且延误了治疗的宝贵时机。采用这些常规办法,最终结果就是使病人逐渐走上了耗资巨大的血液透析、腹膜透析和肾移植的道路,效果均不理想。随着肾脏病人的逐年增多,医学界均不理想。随着肾脏病人的逐年增多,医学界对此没有更能好的办法,因而,有众多的肾脏病、尿毒症早期患者,用这些办法治疗效果不理想,反反复复最后发展成为晚期,丧失劳动能力,目前由疾病引起的债权债务纠纷已成为社会经济问题的一部分。

    
    现在社会上出现了许多治肾专家、名医、专科、秘方,聚得一定疗效。但其中也不乏本身毫无医学基础、只凭一方一药的庸医,使病情越来越重,耽误了根治时机。随着病程的不断延长,肾小球继续硬化、肾组织继续增生和不断坏死,肾脏继续萎缩,健存肾单位不断减少,当转入潍坊东方肾脏病医院时,有不少患者已经错过了宝贵的根治机会,造成终生遗憾。

    
    从近几年转入医院的病人分析,有以下特征:病人早期未得到有效的治疗,加之病人和某些医生对此病的认识不够,未引起高度重视,即使治疗也只是治其皮毛,不能治其根本;采用常规中、西医疗法,导致病情只能暂时好转,以后减药、停药、感冒、劳累或情绪波动,又复发加重。资料显示:采用普通常规治疗其复发率高达80%以上,有的虽然在10多岁或成年患过病,经常规治疗,化验正常了,误认为好了,在十年或二三十年后,可突然变成尿毒症。

    
    病人存在大医院能治病心理,忽视专业治疗的准确效果。患病后先到大医院接受传统常规治疗,经亲身体验收效不大,根治无望。得病乱求医的心理又驱使病人服秘方、乱用药、偏听偏信,使病情进一步发展,错过根治机会,有的医生对各种肾脏病人统用一种药,不加辩证,妄用一方一药的治疗,害人颇深。患者应引起警惕。因患者的年龄、病程、用药经过、个体差异、化验、思想情绪、环境、家庭存在着极大差别,用药也应灵活运用,因人而异。

    
    病人早期未得到正确确诊,从而被误诊、误治,使病情加重。对已确诊的病人已只能进行一般传统的治疗,缺乏突破性的根治手段,导致病情反复发作,不断加重。

    
    常规疗法虽然有时出现疗效,但这是暂时性的治标,不能治本,时间久了,病情只有越治越重,反而会进一步摧毁剩余的健存肾单位,加重病情。例如,肾病出现浮肿尿少,常规治疗往往采用利尿药,如速尿、双克之类,虽然用药后浮肿好转、尿量增多,表面上病人好转,但同时却损害了肾功能,增加了肾脏负担。由于是逼迫肾脏排出的尿,一旦停药浮肿尿少现象会更加严重,并极易导致肾功能不全。因此,医学上对利尿药是慎用的。特别是对肾功能不全患者更应慎用。那么有些医生为什么还要使用呢?因为不使用这些药,常规疗法就很难找到其它药了。

    
    又如因感冒、扁桃体发炎而诱发的肾病患者,常规疗法往往采取切除扁桃体,这是严重错误的。扁桃体是人体重要的防线,摘除后病邪会长驱直入。又如一个肾功能不全者出现贫血,常规疗法治往往反复输血或使用促红素等外源性生血剂,用后暂时感觉良好贫血好转,但病人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肾脏产生促红素(造血)的功能却更被抑制、更不产血了一旦停用,贫血将更加严重,病情会变的更加凶险。中医全息疗法认为,除非病情危险,一般应避免反复输血或用促红素之类,应该从根本上恢复肾脏功能,使其产生促红素的功能增强,贫血自然会明显好转。又如,一个肾功能不全者,采用口服降肌酐、尿素氨成药,或单纯灌肠。用后化验下降了,病人误认为好转,但维持不了多久反而会降而复升,使病情更加严重。这是因为服用这些药,只能治标从肠道排毒,绝对不能治本,不会使毒素从小便排除。相反,由于在使用这些药期间耽误了治肾,使肾脏更加萎缩、结构更加紊乱、功能更加衰退,把病人送上了透析的道路。又如常规疗法治肾病,旺旺经常输液,其实会进一步加重肾脏负担,导致全身免疫功能下降,有的甚至出现呕吐、浮肿等反应,肾病最忌反复输液。又如有的患者初求医时,往往只看当时的疗效,如浮肿消的快慢 、尿蛋白的加号变化、血肌酐、尿素氮下降得快慢,但这恰恰与根本治疗相反,这些情况如果下降很快,其它全身情况无明显变化,则治标不治本,时间久了必然降而复升,病情会更加严重。如利尿药、降毒素药、激素类药,均会使化验短时好转。患者只重视看这些表面现象却不注意观察本质(肾脏内部)的变化。如结构的变化、皮质回声的变化、肾小球硬化的改变、系膜增殖、肾脏萎缩等方面的变化。如果这些方面没有变化。如果这些方面没有变化,而尿蛋白、潜血好转、肌酐尿素氮下降,只能是表面上控制,是暂时的也是无用的。如果不伴随全身免疫的好转、体质的增强、贫血好转、饮食血压等诸方面的好转变化,那么,这种表面上的好转是危险的。因此,目前有好多患者就是在不知不觉中使病情恶化了,逐步发展成了晚期。
    


    


     又如肾病综合症患者,往往常规疗法多使用激素、环磷酰胺、雷公藤、盐酸氮芥这些药,因为这些药是细胞毒类药品,是免疫抑制剂,不但具有严重的毒副作用,如肝坏死、杀伤细胞、不孕等,更重要的是只能抑制肾单位内免疫复合物对基底膜的破坏却不能消除它,更不能阻滞它再产生,因此一旦偏药,免疫复合物就会再度产生破坏作用,造成尿蛋白再度出现。当免疫复合物堆积过量刺激细胞膜增值到一定程度,那就不是尿蛋白的问题了。有许多尿蛋白患者,发展成肾功能衰竭了还不知道,双眼还紧盯着尿蛋白,真实危险至极。经过这些带有毒性药品的治疗,还会导致身体更易感冒,免疫功能下降。在此,郭院长呼吁广大肾病综合症患者,在接收那些毒性大、无根之作用的药物时,要千万当心,慎之又慎。特别是冲击量将更是致命的损伤,弊大于利。因这些药的毒性通常是用来治癌症的,患者们不要因一时之快而造成终生后悔,用了这些药物以后再用其它疗法效果会更差。大量的国内外治疗显示,只采用这类药物,能彻底治愈永不复发的是很少,有的甚至好了十几年或二三十年,但仍然可突然出现尿毒症,这均与使用这些药物有极大的关系。

    
    郭院长认为病人在接受治疗期间,如果情绪不好,心理负担过重,整天害怕、担心、恐惧或感到绝望,忽视了饮食调节和精神调节,那么将会大大影响临床效果。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病人及其家属不得不辗转祖国各地求治,导致财力枯竭,使原本应治愈的病人最后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这已引起了医学界深切的关注。同时也使那些正在痛苦中挣扎的患者开始醒悟。

    
    E

    
    社会承认一切勇于探索、勇于奉献的人。新华社在1995412日发布消息:

    
    山东潍坊肾脏病尿毒症研究所,在我国率先探索出中医全息根治疗法治疗肾脏病、尿毒症,取得新成果。经国内外万余例患者临床验证,疗效显著。目前,国内外对于肾脏病、尿毒症尚无根治措施,一般多采用西药、激素和某些有毒、副作用的药物。晚期患者则依靠血液透析和肾移植,效果均不理想。中医全息根治疗法一改原有的治疗思维定势,从免疫角度入手,采用全息中药制剂,全息仪器,全息离子导入等独特方法,使机体本身产生超自我的修复能力,使已破坏的肾单位得以康复,以此达到治愈的目的。

    
    此法是由山东潍坊肾脏病、尿毒症研究所所长、东方肾脏病医医院长、主任医师郭宝叶大夫历经20年探索研制出来的。它依据祖国医学理论,形成一整套全息诊治程序。患者只要一进院,衣食住行便纳入全息管理。在心理上,患者接受的第一个信息就是全息治疗肾病、尿毒症理论,树立起战胜疾病的信息;在饮食上,实行辨证论治,食物和食量因人而异;在检测治疗上,借签中外最新检测方法,对患者施以内服外用各不相同的肾病散用以激活人体肾单位。这种疗法避免了长期应用激素所带来的副作用,弥补了晚期病人只能靠耗资巨大的透析和肾移植来维持生命的不足,特别对那些顽固性,耐药性复发难治的肾脏病疗效更佳。

    
    新华社的消息一出,使广大肾病患者得到了信心,中央电视台978月和12月多次以中国名医名药走向世界为题向国内外作了新闻报道,郭宝叶院长又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二套科教部聘请,为国内外患者、听众长年开通健康热线;《人民日报》、《中华医药报》、《中国卫生信息报》及《解放日报》等新闻单位作了专题报道。

    
    全国各地的病患者不停地打着电话(0536816917581691459010578),郭宝叶院长不断地接着电话,耐心地回答各种问题。他利用信息时间给广大的病患者回信。为了更好地方便病患者,山东潍坊肾脏病尿毒症研究所提出了可函诊购药与全息仪器在家治疗,也可以住院治疗的方法,这样,可大大减少病患者的时间和费用。为照顾病患者,郭院长打起简单的行李住到研究所里,这样就可以随时出诊了……尽管每天的休息时间
    


    


    
    


    


      
    

    

在线咨询